“反智”会逐渐固化成台湾的“传统”吗

撰写:
最后更新日期:
撰写:
最后更新日期:

特朗普支持者多鄙视、不相信知识分子。(Getty)

“天下有道则见,无道则隐。邦有道,贫且贱焉,耻也;邦无道,富且贵焉,耻也”(《论语》:泰伯篇)。“天下有道,则庶人不议”(《论语》:季氏篇)

上述两句是《论语》中孔子讲述“道”与“士”的重要性及责任的重要谈话。白话说的话,就是鼓励知识分子在“天子”行仁政时任官,助行仁政,反之,则应辞官而隐,勿成为政府残民的帮凶;又说,当政府施行仁政时,自然批评的声音就少了。

上述两则《论语》典故是笔者阅读国际知名汉学大师、历史学者、台湾中央研究院院士余英时大作“反智论与中国政治传统─论儒、道、法三家政治思家的分野”后,拾人牙慧引为本篇文章的开篇,余大师该篇文章共20万多字,从西方基于宗教理由、庶民好恶发展出反理性、鄙视知识分子的“反智主义”(anti-intellectualism)切入,剖析儒、道、法家如何看待君主、庶民与知识分子之间的关系,论知识分子与依附其中的“智性”如何在政治中发挥作用。

简单的说,余英时在文章中将儒家定性为“主智”(知识分子的主体性,主张为人民服务、天下无道庶人可议),道家“反智”(君主应重视知识分子,但知识分子的智性为君主、政权服务,为了政权稳固,人民不应有太多知识),法家激进的“反智”(民众如同婴儿般愚昧,不必知道“法律”以外的知识,以免政权被动摇,庶民只能是劳动人口或军人,为富国、强兵服务),对照当下台湾社会的“知识分子”的作为,不免感触良多。

“反智”标签从不嫌少

在台湾的政治场域、舆论场,“反智”标签从来不嫌少,但因为“亲美”政治偏好,所指涉的多是西方角度的“反科学、反建制”及操弄民粹、讨好庶民的言行,美国前总统特朗普(Donald Trump)、国民党前高雄市长韩国瑜就时常被贴上“反智”标签。

韩国瑜5月28日发文,勾起“韩流”回忆。 (facebook @ 韩国瑜)

但若从余英时文章中从“知识分子”在政治中扮演的角色出发,才惊觉,原来真正该被贴上“反智”标签的,该是围绕在蔡英文周遭,待之如“君王” ,并全心奉献自身所拥有的知识、专业,开口、闭口都是“依法行政”的那群“反智集团”。

事实上,台湾中央研究院士陈培哲日前为了新冠肺炎(COVID-19)疫苗安全性,从台湾人民权益出发说了“民进文政府不相信科学”重话,却引来许多理应为“知识分子”的媒体、名嘴、侧翼以“恐违审查伦理有触法之虞”、“挂名中国(大陆)药厂顾问”等疫苗安全无关的“不科学”理由围剿,去脉络化的从“依法行政”去压迫科学及庶人议政的权力,程度不一的示范了余英时文章中道家、法家中“君主”与知识分子如何合力“愚民”以利稳固政权的“反智”行为,才真正惊醒笔者这个梦中人。面对学术成就、专业素养受人尊崇,真正对全体人类有重大贡献的中研院士陈培哲,“反智集团”犹能毫不犹豫的对其发起“无差别攻击”,更显得其“反智”行为之巨大、有恃无恐,则惊恐更甚。

别让“反智”固化成为“传统”

说起来,围绕在蔡英文周边的“知识分子”,在蔡英文、民进党政权遭受“攻击”时,凭着自身所学专业,上穷碧落下黄泉的去找“黑资料”,将“议论”的“刁民”抹黑、抹红、抹黄,甚至踩着微不足道的数字错误、语意不清扩大解释,利用“意见领袖”、“主流民意”在网络创造巨大声量以及使用“梗图”、“懒人包”等工具迅速传播,转移焦点,各种关于政策形成、立法过程中的种种“杂音”,无论“议论者”是根据哪些法理原则、民主原理、国际标准及历史事实,往往就此消解于无形,甚至“议论者”反身变成被攻击的对象,早已成为台湾民众熟悉的日常。

中研院士陈培哲(左)说蔡英文(右)让台湾“疫苗疗效评估方法专家委员会”丧失独立性,是台湾本土疫苗“最大的困难”。(facebook@朱立伦)

实话说,正是因为泼脏水、梗图、懒人包等压制“议论”的“愚民术”屡试不爽,才让有着媒体人、名嘴、学者、青年领袖、网红、X神等各式头衔的“反智集团”敢不问是非,有恃无恐对各种“反蔡英文”、“逆时中”言论展开攻击,甚至让人产生错觉,在台湾“知识分子”要献身“政治”,最优先考虑应该是“巩固台湾政权”而不是“台湾人民”,毕竟,主观的认为庶民“如婴儿般愚昧”,与利用各种话术、社群技巧及法律规定“转化”民众认知,使其混沌、噤声,就结果来说是一样的。

幸好,还有陈培哲这样将“为人民服务”当成“道”的“知识分子”。台媒“风传媒”当地时间6月10日刊出采访陈培哲内容,陈培哲引用已故的大陆哲学家、有“现代新儒家”之称的冯友兰在晚年自省时写下的“若惊道术多迁变,请向兴亡事里寻”诗句,期许自己能“代表人民、代表弱势的人”发声。孔子说“天下有道,则庶人不议”,蔡英文应该好好想想,何以陈培哲这样愿为台湾人民贡献所学的“知识分子”,选择退出疫苗疗效审议委员会隐身于庶民之间“议论”起来?台湾人民则要好好思考,有“反智传统”的美国虽然选出“反智”的特朗普,但最终因为特朗普“反科学”让新冠疫情一度濒于失控让他下台,台湾要让“反智集团”为了遂行蔡英文的意志,以“依法行政”的话术继续“反科学”下去吗?

期许“反智”不会逐渐固化成台湾的“传统”,希望“以人民为主”能够成为所有台湾“知识分子”心中的“道”。

推荐阅读

「版权声明:本文版权归西网中文网所有,未经授权,不得转载」


X
X
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:Google Chrome、Mozilla Firefox、Internet Explorer、Microsoft Edge 或Safari。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,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。